糖水不甜

母猫

有这么一只母猫,我是那样的喜欢过她,嫉妒过她。她的具体样貌我已记不大清楚,一是年代久远,二是彼时年龄尚小,三是我的记性确实一直不大好。约莫着她黑白相间,样貌上无甚特别,体型中等,是只普通家猫,只不过棕色的玻璃眼望着我的时候可能是慈祥的。她的主人是我的姥姥。

初中之前,我每年最快乐的时光便是暑假,因为可以在姥姥家呆上一整月。我爱那夏日阳光里里绿油油的随轻风摆动的大片大片的稻田,爱那条浅浅的清澈的小溪里欢快地吐泡泡的小鱼,爱那只长睫毛大眼睛载着我来来回回的小毛驴,还有这只好像永远懒洋洋不怎么搭理我的母猫。

她在姥姥家的地位颇高,几乎每天都能吃到炸小鱼,她有自己甚是精致的软绵绵的小窝,有一簇簇的...

2 7

初见

钟芸有关张宸宁的最初记忆是香喷喷的:“这一团白花花的会好吃么?”彼时钟芸4岁半,张宸宁刚满周岁。

钟妈妈不是个爱凑热闹的人,这不符合她图书管理员的身份,一本书,一杯茶,安安静静才是她的标配。钟芸小时候做得最多的噩梦就是妈妈被案前的书吸了进去,他用尽全力地蜷缩起自己的身体试图挤进那本书,可都是徒劳,他只能着急到崩溃的大哭。大概是被这种无形的恐惧深深的支配了,本应该如其他小孩儿一般上串下跳,疯跑疯玩儿的年纪里,小小的钟芸总是在妈妈旁边正襟危坐,像她一样伏在案头一页一页的翻着书,像是在看书,细看就像一只警戒的小猎犬。多年以后钟芸明白了,他并不像外人看到的那样喜欢看书,他只是想离妈妈近一点,身体上的...

1

大宝包治百病

据张大宝同志一天的观察,和他穿过同一条开裆裤的同居好哥们儿钟芸很不对,特别不对。

第一,早上没有因为自己霸占厕所20分钟而问候自家干爹干妈。

第二,手底下人实验数据出错,导致项目停滞,他这个处女座工作狂竟然一笑而过。

第三,破天荒的没有加班!且早退半个小时。


总结出这三点的张大宝已经精疲力尽,心宽无脑如他没再费多大劲儿得出了一个特别站得住脚的结论:钟芸大姨夫来了!


凌晨三点半,张大宝媚眼如丝,薄唇微张,手速了得,正high得不知今夕何夕。突然眼前一黑,只剩十分之一血的BOSS不见了,屏幕里倒映着略显猥琐的自己和一脸便秘的钟芸。只三秒,一个巨大的“靠”直达九天。钟芸只是轻轻地将...

1

抑郁症有多么可怕实在是无法确切的描述,大概就像是有个不怎么漂亮的魔鬼悄无声息地站在你身边,跟着你吃饭,跟着你喝水,跟着你上厕所,跟着你发呆。当终于感受到它带来的恐惧的时候,貌似一切都可能来不及。数再多的羊也换不来一个无梦好眠;迅速地消瘦甚至庆幸自己不用再控制饮食;胸腔有一口气永远也别想喘上来;最多的表情不是哭,而是笑,自嘲的,悲悯的,自己和别人都会觉得无情;记忆和思维渐渐模糊,口齿貌似也不能伶俐;自我厌弃的由内到外;从各种高的地方望下去都想那么纵身一跃,然后希冀着头戴发箍一飞冲天。

10年的时间,魔鬼跟着我走过了青春,大概觉得实在没意思,或者是我身边的人自带的天使功能太过强大,它离开了我。10...

端午节

明楼迷迷糊糊地从那些忧伤的梦中醒来,头皮发紧,眼眶发酸,厚重的窗帘遮挡了一切的光,睁开眼也分不清白天黑夜,莫名的心慌。

“阿诚?”沙哑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,竟隐隐有回声,然而并没有得到预期的回应。抬手探向左边,一片冰凉。

明楼迅速起身,下床,摸索着打开了门,行动迅速,一气呵成。

门外有光,明楼眯起眼睛,循着悉悉索索的声音,悄无声息地走到厨房。暖黄的灯光下,阿诚抿着嘴,眼神专注,修长的手指捏着粽叶的两角迅速地卷成个漏斗,抓起糯米填进去,又加了一颗,两颗,三颗红枣,折上粽叶将将盖好,抽出棉线,五花大绑起来。

这是阿诚第一次包粽子,往年他是插不上手的。现在偌大的明公馆剩下大哥和他,空旷,冷清。...

2 11

我今天看了一篇诚楼文

太太写的真好呀,我心中的阿诚,我心中的明楼掌握的非常非常好,故事的内容节奏也非常非常的棒!肉肉炖得也非常非常的含蓄的香甜。一切都这么的这么的舒心。然而,愚钝如我,看完了竟然没有分出攻受。直到认真的看了一遍题目才恍然大悟,这是一篇诚楼文!我懵圈了!

平静下来,细想了一下。楼诚,可以!互攻,没问题!诚楼,太露骨的暂时还是不成。

是不是我解锁了新世界的大门呀!哈哈哈!

总有那么多的羡慕

人最容易对号入座,实在对不上了,羡慕羡慕呗。


羡慕邱莹莹有个好胃口

羡慕关关忙碌充实干劲儿十足,以及那个可预见的美好未来

羡慕樊小妹美丽的脸蛋,通透的心思

羡慕安迪智商能力两百八

羡慕曲筱绡敢爱敢恨,聪明多金

最重要的是羡慕她们可以有这么多两肋插刀的好朋友


可是羡慕有什么用,平凡人的生活永远成不了电视剧,照样还是吃我的泡面,睡我的大觉。我们想改变,可是却发现什么也改变不了。

盐鳖户

大多数的不论类型的简历里面都会有这样一个标题-兴趣爱好。多才多艺的妹子汉子们自然得心应手,十八般武艺挑几样就闪瞎众人眼。那么芸芸的身无所长的小普通们,大概这个版块被写的最多的就是旅行了吧。是的,不会唱歌跳舞弹钢琴,有一颗不安分的心和一双说走就走的腿也挺美的呀。

作为一个生长在内陆的土鳖,从儿童时代就对海龟所在的那片海充满了好奇和向往。现在回想起来,第一个关于海的记忆其实不算美好,那是妈妈口中的恐怖的遥远所在。出生时三斤八两的我先天不足也就罢了,后天还挑食,长不高确实是自己酿的苦果自己吞。那时候十分的喜欢吃咸菜以及酱油拌饭,按现在的话说就是小小年纪口味挺重。母上实在没有办法,关了灯,上了床,搂

更好的自己从认真回复一封企业邮件开始

下雨天真是不开心!
外国人真是喜欢长篇大论呀!任何的不吐不快都会化作三五千字群发给大多数的沉默者。通常,我是完全不care邮件里到底写了什么的,粗粗看一看就完了,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回复。跟我有一样想法的人也确实很多,有反应的寥寥而已。我总在想,这样没有feedback的邮件真是让人伤心呀。貌似我们习惯了做沉默的大多数。不对,是做实名的沉默的大多数。如果这些发在可以披马甲的其他地方,比如论坛,比如微博,回复的人可能分分钟成百上千吧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我们习惯了披着马甲说话,尤其是披着马甲说真正想说的话。现在很讨厌微信朋友圈,因为这里面基本上都是认识的人,知道你的姓名,工作单位,家庭住址,手机号码,...

 
1 / 5

© 糖水不甜 | Powered by LOFTER